• Share on Google+
特写 | “外卖一姐”日记:努力一分是一分,赚到的都是自己的
吴王妃 2019-04-12


▲每天中午前后是外卖配送高峰,在一家店能接到好几个订单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外卖平台自己建立的配送团队外,更多的“外卖小哥”来自众包配送平台。从他们的故事里,我们可以窥见这个时下大热的风口里,最为真实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编者按:

    2016年7月20日,一段“外卖小哥冒雨送餐,因未按时送达被客户侮辱”的视频火了。在这段4分05秒的视频里,这位因外卖迟到而恼怒的客户把外卖扔到了地上,还对外卖小哥发泄了一通,然后重重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无论你管他们叫“外卖小哥”还是“外卖骑士”,在国内外卖市场进入白热化竞争的时候,都是他们风雨无阻地为客户提供最基本的服务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外卖平台自己建立的配送团队外,更多的“外卖小哥”来自众包配送平台。所谓众包,就是聚集闲散社会人力,通过兼职平台完成各类服务。

    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快递员,他们往往没有固定的网点,不与平台签订合同,而是自行接单,计件收入,虽然工作时间自由,但为了多赚钱,必须承受更高强度的工作节奏。

    2016年,这群人首次加入双11的物流大军中,分担了一部分快递包裹的末端配送工作。随着饿了么与点我达先后入局同城快递,众包配送正在打破行业的分野,丰富的业务线让外卖低谷期的运力得到充分利用,也给众包配送员带来更多的收入来源。

    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《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》,全国近80%一线快递人员日均工作时间8小时以上。但外卖配送员从早十点忙到晚上八九点都很正常,每天都要工作10小时以上。目前,点我达、饿了么、新达达等都号称有百万注册的配送员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故事里,我们可以窥见这个时下大热的风口里,最为真实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杭州市教工路和文三路口,有一家“百脑汇”,在这个人流日渐稀少的3C卖场里,许多商家转向线上经营,每天忙于打包发货,再加上附近密集的餐厅和办公楼,五楼的美食广场便成为了快递员和众包配送员们的集散地,让他们能在辛劳的工作中,喘上一口气。

    与拥有相对稳定负责区域的快递员相比,众包配送员的工作有诸多不确定因素:他们有时忙得终日在外奔波,有时又闲得发慌,空闲时也会走进KTV,来一场歌曲大赛释放情绪。

    30岁的吴立恒是配送大军中少有的女性,她当过服务员,做过销售,还开过一个经营得不错的淘宝店,在生意碰壁后,她在2016年4月加入点我达,成为了一名众包配送员。

    28岁的瞿峰已经是这个行业的老手了,当了七八年配送员,他已经不想再那么拼,累了就休息一会,只要在 App 里选择下线,就可以不接单,“看心情吧,心情不好就下线呗。”

    29岁的汪启永去年10月加入点我达,他是个抢单能手,有时总体单量并不多,但他总能抢到二十多个快递单,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。

    30多岁的刘南曾经在肯德基送过外卖,还当过经理助理,靠着这份经验,他在短短两年间升任点我达的城市经理,是这一群人的小领导,不必再奔波在第一线。

    在这个被雾霾和恶劣天气困扰的冬天里,《天下网商》记者花了一周时间与他们亲密接触:接单、送货、侃大山,了解他们的过往,倾听他们的苦恼,记录他们的日常。

    “不拼的话,就永远落在后面了”

    凌晨1点,在将近16个小时的工作后,吴立恒结束了点我达配送员的一天。

    在吴立恒看来,与以前的工作相比,做众包配送的好处就是,“努力一分是一分”,不会因为无法掌控的原因,影响自己的收入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问他们(每月收入)有没有5000(元),没有的话我不会做的。”吴立恒没有想到的是,她现在的收入已然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以上。
 


▲在这个全是小伙子的行业,吴立恒靠着努力成了他们眼中的“城西一姐”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